橙月

是外卖小哥金宝(๑◝ᴗ◜๑)草稿流(我人体怕是废了(இωஇ ))

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个糖太刀了qwq,失去一切太虐了˃̣̣̥᷄⌓˂̣̣̥᷅,这两个人在一起为什么这么难!啊啊最后一定要恢复啊!我永远爱他们!

换碎片辣QAQ

风之清鬼灯花鸟一目青灯卖药小鹿换茨木,不上门,有要的找我,我只是想要一只茨宝哇(இдஇ`),给吞一个伴儿吧ヾ(;゚д゚)/

每天进步一点点〜( ̄△ ̄〜) (〜 ̄△ ̄)〜手绘和指绘,指绘真的好累啊~(つд⊂)

看到大家发的新绘卷,忍不住说一句,原来是酒吞先叫的挚友,我之前看到一个太太好久之前的文就是酒吞叫茨木挚友,没想到是真的了(つД`),所以后来的茨宝一直叫挚友是想让酒吞回想起当初其实是酒吞先开口的称呼吗,还有那个铃铛...啊还有一直找酒吞打架也是,因为酒吞说可以随时找他,这一切都只是为了让酒吞回忆起来啊˚‧º·(˚ ˃̣̣̥᷄⌓˂̣̣̥᷅ )‧º·˚,虐死了(乱七八糟说了一大堆)(இωஇ )

看到这个爆炸升天!(´ꑣ`)酒茨的结婚照啊啊啊啊啊啊啊,果断买!ԅ(¯﹃¯ԅ)

半夜吸茨ヾ(✿゚▽゚)ノ
一发摸鱼

emmm就是之前那个我不小心删掉了,在这里跟大家说声对不起,如果你们能看见的话,因为我不知道那个tag能不能一起打,我之后注意吧,不好意思

病变

    ♛文笔渣注意!
    ♛有点ooc吧
    ♛不喜欢也请不要骂我谢谢ᖗ( ᐛ )ᖘ
    ♛可能后面有点跑题emmm

    (有天我睡醒看到我的身边没有你,在我的右边是你曾经喜欢的玩具)

    酒吞茨木认识了10年,交往了3年,也没人知道为什么当初追求红叶的直男会突然接受茨木的死缠烂打。反正他们交往之后感情越来越好,时不时来个小惊喜,日子也过的有滋有味,感情更是日益升温。

    昨晚疯狂了一夜之后,酒吞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想看看身边人的睡颜,因为那样会让他感觉异常幸福,平时茨木总会在下一秒醒来就迷迷糊糊的说“挚友,早啊~”可能这也是他一天里唯一可爱的时候了吧,可是今天好像有些不太一样。

   “茨木?”身边空空如也,只有当初酒吞送给他当生日礼物的茨球,当时茨木开心的整天都带着抱着,见人就炫耀。

    (可当我站起身来在房间里寻找你,留下的只有带着你味道的一封信)

    酒吞见床上没有茨木后,也没有多想,随即起身到房间里寻找茨木的身影,不知道为什么酒吞心里有一些莫名的不安,只想快点找到茨木,听到他说早,抱抱他,给他一个早安吻,来安抚自己慌乱的思绪。可是当酒吞每个角落都看不见茨木的身影时,酒吞终于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然后在客厅的茶几上,酒吞发现了茨木留下的一封信:
   酒吞童子,对不起,我不爱你了,我们分手吧。

    这短短的几个字,包含了太多,但是酒吞并不相信平日里那个天天挚友挚友的茨木童子会突然出走。酒吞拿出手机,拨打茨木的电话,传来的却是冰冷的机械音,关机……了。酒吞又给跟茨木熟的人一一打过去,却没有一个人知道茨木的下落,仿佛人间蒸发一般。酒吞坐了下来,一时有些接受不了这个信息,可现实却一直在脑海中反复播放,提醒着他。

   (就在昨天还一起看我们的照片,可现在让我感觉像烂剧里的主演)

    慢慢的,酒吞觉得事情可能没有那么简单,讲道理,茨木不可能会突然像变了个人一样出走,于是酒吞开始回想这几天茨木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慢慢的酒吞感觉茨木这几天好像异常的热情,仿佛在预告着什么,难道茨木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能告诉自己吗。就在昨天他们还一起喝酒,一起看以前犯傻的照片,一起上床,可现在的事实仿佛就在嘲笑自己的天真,也许他真的有其他人了也不一定……不,不会的!他要自己去寻找真相。

    于是酒吞去找了号称百事通的晴明,也是茨木不知道哪里来的远亲,他应该会知道茨木的下落吧。“喂!晴明,在吗?”“哦,是酒吞啊,来这里有什么事吗?”晴明带着客气的微笑询问这个不速之客,那精明的眸子就像会预知一样让人不舒服,至少酒吞是这样想的。

    “晴明,你知道茨木去哪了吗?今天一大早就没看见他。”“这个,不是应该问你吗,你可是天天和茨木在一起的啊。”“哼,我如果知道还会来找你吗,我就想他会不会和你说,毕竟你是他现在仅存的为数不多的亲人了。”说到这,晴明的眸子暗了暗“哼,我知道他去了哪,不过你可要有心理准备。”酒吞突然不安了起来“好,你说吧。”“他说他有一个喜欢的人在等他所以不得不离开,现在估计已经走了吧,还说他再也不回来了,让我如果看到你就转告一声。”说完晴明转过身去,冷漠的说“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你可以走了。”酒吞好像是一时间没有理解过来,他说什么?茨木有喜欢的人了?茨木走了?不可能的,茨木那么喜欢他,他不会走的,可是茨木他自己也留了言……
酒吞失魂落魄的走出了晴明的店里,没有看到转身的晴明握紧的双手微微颤抖。

   (为什么这种事情会发生在我身边,是不是老天没能看到对你的疯癫)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那个一直说喜欢他的茨木会突然离开,他不相信是他有其他喜欢的人了,一定是有什么其他原因,一定是的!但是好像全世界都在说茨木是有喜欢的人了……算了,还是去喝一杯吧,喝了酒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酒吞没有发现在自己身后有一个人一直在注视着他。


   【额,那个啥,后面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写了,就写前面的一小段歌词吧,(顶锅盖跑)然后双结局?】



be:
    茨木不在了之后,酒吞整天醉生梦死,把自己泡在酒里,要不是后来作为同事兼朋友的大天狗突然来看他,还不知道酒吞会不会酒精中毒呢。看到酒吞这样,大天狗实在看不下去,和酒吞打了一架,让酒吞清醒,就算茨木不在了,他也还是要生活的,说不定哪天茨木心回意转就回来了,看到酒吞这个样子总归是不好的,这样酒吞才勉强打起精神,带着一丝希望正常的上班生活,只不过再也不会在外面留宿,一没事就马上回家,仿佛家里有谁在等他。

    过了几个月,酒吞终于回到了正轨,只是偶尔会发发呆,也更喜欢一个人行动,与世隔绝一般。直到有一天在厕所听到了小黑小白的对话“欧豆豆哟,你知道灯姐好像要回来了吗?”灯姐?好像是茨木在国外的姐姐吧,之前见过几面“嗯,知道,好像是关于茨木的后事吧。”后事?!“你说什么!什么后事!茨木他怎么了?!”听到这,酒吞终于忍不住冲了出来,抓住小白质问“放开他!”小黑连忙上前拉开酒吞,然后一时冲动就说“你干什么,茨木早就不行了,前段时间刚刚过世,你不知道吗!”酒吞宛如石化般定在原地“什,什么?”“鬼使黑!酒吞不好意思,他一时冲动,你不要见怪。”而酒吞刚刚缓过来说“茨木,死了?”“你不知道吗?我们以为你是知道的,对不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我们也不清楚,要不我帮你联系灯姐,她应该会知道。”“好。”

    到了下午“说吧,你想知道什么。”青行灯身着一身白裙坐在酒吞对面“我要知道全部。”“哼,不过是茨木发现自己患上了绝症,想要瞒着你去国外治疗,结果实在撑不住没有过那最后一个坎,而我回来给他料理后事罢了。”青行灯说的随意,但眼神却是无比哀伤“毕竟,他也是我唯一的傻弟弟。”“他,得了什么病。”“这个你就不必知道了,不过他临事前让我给你带个话,说他对不起你,让你好好活着,最好再找个伴侣什么的,不用为了他伤心。”“我知道了,既然是他的愿望,那我就一定会实现,只是伴侣就不用了,我的伴侣一生就只有他一个。”“那好吧,你要参加他的葬礼吗。”“嗯。”

    自那之后,酒吞彻底改变了,变得比之前更加规律,只是把头发染成了白色和每到茨木的祭日和生日,总会请假一天,带着酒,和他的挚友畅谈天地。




he:
    过了今天,酒吞天天醉生梦死,但是他也可以感觉到有人在跟着他,算了,只要他不出来,他也懒得搭理。只是今天好像喝的有点多了……从酒吧出来的酒吞心里想,一个不稳,眼看就要摔倒,却突然落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眼前仿佛看到了那人的一头大白毛,和一声叹息,于是酒吞就这么晕在了那人的怀里。

    第二天,酒吞是被菜香香醒的,揉了揉因为宿醉而疼的头,酒吞愣了一会儿,这是……茨木回来了?顾不得什么站不站的稳,就往厨房里跑,听到了茨木专有的声音“是的,灯姐,我不去了,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嗯就这样吧,拜拜。”挂完电话的茨木转身就看到了看着他的酒吞,吓了一跳,连忙解释道“挚友啊,早啊哈哈,昨晚睡的好吗……”还没说完,就被酒吞了个满怀“挚友?”“别说话,让我抱一下。”“好,挚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只是……”“没关系,你回来了就好,以后不准再离开我。”最后酒吞恶狠狠的说道,茨木笑了“好的挚友,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end.

   ps:emmm其实be和he里面茨木都是得了抑郁症,只不过我不知道怎么加进去(被打),然后第一个里面茨木在国外治疗,因为没有酒吞所以最后没有撑过去,而第二个相信因为酒吞茨球可以克服的,然后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吧。